近当代日本的李白研究述评

首页 > 李白文化研究 > 时间:2019-04-29 16:47 标签:

近当代日本的李白研究述评

一、日本文献中新发现的李白诗歌资料

日本保存的李白诗歌,除了大家熟知的宋蜀刻本外,还有被人们称之“海外遗珍”的《翰林学士集》、《唐人送别诗》、《唐诗卷》、《杂抄》等,新旧《唐书》及宋代诸家书目均无著录,其中包含大量《全唐诗》未收之佚诗。其中,《杂抄》系新近发现的唐人乐府诗残集,现为日本宫内厅书陵部即皇家图书馆收藏。2000年3月住吉朋彦先生撰文曾作了介绍②,后来,王勇先生与书陵部交涉,获准制成首份缩微胶卷,他将著录进行了详细的介绍,现在据王勇《佚存日本的唐人诗集〈杂抄〉考释》研究成果③摘引如下:

书名:杂抄编者:供名

形状:粘叶装册子

类别:抄本

卷数:存一卷(卷第十四)

尺寸:高28.5厘米,宽12.7厘米

页数:正文48面,新补封页两面

编号:书陵部70165/1(伏2036)

此书发现时呈散脱状,所幸现存的12纸,不仅每纸折口处尚存粘贴痕,书脑上方还标有序号,大致无碍判读。残卷存诗35首,另附散文1篇。经检索《全唐诗》,35首作品中仅见16首,且诗题、作者、字句间有异同;其余的18首属于佚诗,包括令狐楚、李端、李南等人的作品,其中李白诗歌保存了如下二首:

《采莲女》,李白(存)。案:七言律诗(摘两句),存《全唐诗》卷二一、一六三,题“采莲曲”。此诗在《全唐诗》中重出,住吉朋彦记作两首。

《宫中行乐》,李白(存)。案:五言排律(摘4句),《全唐诗》卷二八题“宫中行乐词”,原诗64句。

日本伏见宫旧藏《杂抄》残卷,在迄今未发现其他传本的情况下,堪称天下唯一之孤本,具有很高的文献和史料价值。然而,由于旁证资料非常匮乏,许多地方还需要进一步研究。《杂抄》残卷共收20名作者的35篇作品,这些诗人中就包括了李白及其他14位诗人。可惜,这一点还没有引起学者们的充分重视。

近当代日本的李白研究,不论是译著,还是文本研究,甚或选诗,都有极为丰硕的成果,对李白研究提供了丰富的文献资源,王丽娜的学术论文①,值得大家参阅,兹不赘述。但是,王丽娜文章的下限止于1987年,其后日本的李白研究成果,似乎还有待搜集和继续研究了。

二、近当代日本研究李白诗歌的主要成就

众所周知,日本江户时期(1603一1867年)之前,萧士赞本《分类补注李太白集》已传入日本,延宝七年(1679)日本出版了此书的重刻本,而李白诗的日文翻译,则是从江户时期大量翻译李攀龙的《唐诗选》的同时开始的,昭和元年(1926)以后,日本关于李白诗的译介研究,除一些唐诗选本外,专题选译本、诗集全译本和研究论著都陆续问世了。本文参考了日本学者寺尾刚先生的研究②,从以下四个方面进行述评。

甲、李白诗歌的翻译、注释

对李白诗歌的日语翻译、注释的专著,其单行本的主要有以下十本:

漆山又四郎《李太白诗选》(岩波书店,1949年)

田中克已《李白》(筑摩书房,1955年)

武部利男《李白》上、下(收入岩波书店出版的《中国诗人选集》,1958年)

青木正儿《李白》(收入集英社出版的《汉诗大系》,1965年)

福原龙藏《李白一豪放而不幸的诗仙》(收入讲谈社出版的《现代新书》,1969年)

松浦友久《李白研究一诗歌及其内在心象》(收入社会思想社出版的《现代修养文库》,1970年)

武部利男《李白》(收入筑摩书房出版的《世界古典文学全集》,1972年)

前野直彬《李白》(收入集英社出版的《中国诗人选》,1972年)

大野实之助《李太白诗歌全解》(早稻田大学出版社,1980年)

石川忠久《读汉诗一李白》(日本广播出版协会,1988年)

在以上著作中,久保天随、大野实之助的著作都是李白全部诗歌的译注本,前者是依照分类补注本排列的,在每首诗的后面分列“字义”、“题义”、“诗意”、“余论”等项目,详细地介绍了杨、萧、王诸家之说,并加以适当阐释。这是一部对20世纪20年代以后的现代日本李白研究产生巨大影响的力作。后者《李太白诗歌全解》的作者大野实之助是日本著名的李白研究专家,他的这部巨著可以说代表了他的李白研究的最高成就。这部书在每首诗的后面分设押韵、诗型、翻译、字义说明、作品解说等项目。除此之外,作为这部书的特色,还应该指出的是:采用编年体,特别注意押韵、平仄、诗型等方面的问题,将李白的比兴、讽史精神放在较为重要的地位。

田中克己《李白》收录的作品共计80首。因为著者是日本当代有名的诗人,所以他的译诗具有鲜明的诗歌语言的韵味。青木正儿《李白》共收录作品180篇。著者是有名的中幽文学研究专家之一,因此在作品的注释中显示出著者多年从事日中国文学研究的渊博知识和深厚功力。全书分为上、下篇,上篇是编年体,下篇则分题材编排。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编年部分,因为它与迄今为止在日本仍以王琦编李白诗歌年为准则不同,它充分吸收了现代中国研究家詹馍、黄锡挂等人的研究成果。

武部利男有两部李白诗歌的译注本,分别被收入《中国诗人选集》与《世界古典文学全集》。前者共收录作品二百篇,可以说是为一般读者选编的,大体上比较恰当地收录了李白的代表作品,可以作为简易读本(手册)而灵活使用。后者共收录作品四百三十首,将古风、乐府、歌吟部分全部进行了翻译,校注部分也较前者更为详尽。另外,以宋本(日本静嘉堂所藏)作为底本这一点也值得提一下。武部利男是日本著名的李白研究专家之一,同时也是一位知名的致力于中国古典诗歌日语翻译的专家。

松浦友久《李白——诗歌及其内在心象》共收录作品90首,按照题材分类(分为“行旅”、“离别”、“月光”、“女性”、“风景”、“怀古”、“饮酒”、“战乱”、“政治”、“游仙”、“赠寄”、“独吟”等十二类),作者一方面深入地考察了各种题材的李白诗歌的特色,一方面又选出其中有代表性、典型性的作品数十首,进行译注。松浦友久也是日本著名的李白研究专家之一,他的这部书本来也是为一般读者选编的,但是著者从题材论的角度出发,充分发挥了自己在李白诗歌的风格方面的研究成果,因此也可以说这部书已成为李白研究者的必读书了。

石川忠久《汉诗读本——李白》共收录作品100首。应一般的李白及中国古典诗歌爱好者的要求,NHK广播电台决定开设李白诗歌广播讲座,这本书就是作为广播讲座的教材而编写的。本书刊载了大量的有关李白的照片、绘画,具有一定的资料和学术价值。

乙、李白的生平及思想研究

有关李白生平的研究,以单行本的形式出版的专著有以下几种:

田中克己《李太白》(元元社,1954年),武部利男《李白小传》(新潮社,1955年),小尾郊一《李白》(收入集英社出版的《中国诗人》,1982年)等,大体上都是概述李白的生活经历,但考证略显不足。以论文的形式出现的主要有以下几种:大野实之助《李太白研究》第一篇、第三篇影响比较大,营谷军次郎《关于李白的长安生活及流放夜郎与晚年》(《宫城学院女子大学研究论文集》14集,1959年),小松忠志《李白与周围的诗人们一李杜之间的交往》(《长野县短大纪要》17期,1962年),铃木修次《关于李白的出生问题》(最早发表在《汉文教室》74期上,1965年。修改补充后又重新发表在讲谈社出版的《学术文库》中的《唐代诗人论》上,1979年)及《李白的阅历与作品》(最早发表在《汉文教室》75期上,1966年。修改补充后又重新发表在《唐代诗人论》上),前野直彬《安防时期的李白》(《中国古典研究》16期,1969年),小松忠志《李白晚年的诗歌》(《长野县短期大学纪要》26期,1972年),小川环树《李白作诗的年代》(《中国文学报》23期,1972年),渡部英喜《关于李白与杜甫交往的考察》(《中国文学论考》1期,1973年),山田胜久《晚年的李白》(《二松学舍大学人文论丛》10期,1976年)等。

对李白生平的研究方面,除了前野直彬、小川环树等人的论文比较重视考证方面的问题,大多数研究者主要是把诗人各个时期的思想、心态,或者对诗歌风格的研究作为研究得重点。

松浦友久发表了一系列以考证为中心的有关李白生平研究方面的论文:

《李白的出生地与家世一—以异民族说的再探索为中心》(《中国文学研究》4期,1978年)。推定李白出生于西域的异民族。

《李白的蜀中生活一客寓意识的源泉》(《中国文学研究》5期,1979年)。一方面探讨了李白蜀中故居的地点、主要事迹、出蜀后有关蜀地的言论等,另一方面把在蜀中的生活环境作为李白生活经历中的客寓意识的源泉。

《李白家室考——以伯禽的家系为中心》(《中国文学研究》6期,1980年)。一面重新整理了有关李白妻子的基本资料,一面又考证了伯禽的年龄、李白结婚的年龄。

《李白在长安的生活体验——以“谪仙”的称呼为中心》上、下(《中国文学研究》9-10期,1983年、1984年。一方面认定“李白两入长安”说,另一方面进一步明确了李白与贺知章会面的时间在第二次居住长安时期。另外还考察了“谪仙”这一称呼给予其后李白自身以怎样的影响)。

《安史之乱对李白的影响——有关事迹的意义》(《中国文学研究》12-13期,1986年、1987年),再次确认李白在安史之乱时期并没有滞留被占领地区。另外还推定李白参加永王幕府后,与永王一起到达新丰、晋陵乃至都阳附近。

松浦友久的研究可谓成果丰硕,是日本研究李白的一员健将,对中国学界也产生了深远影响。

大家知道,李白是一位具有多元思想的人,对他的思想进行研究,不论中国还是日本,必然都会出现一些分歧。这一点学术界似乎早有共识。

在日本系统地整理考察李白的儒、释、道的思想,有以下论文:

大野实之助《李白诗歌的本质》,松浦友久《李白的思考形态——以题材论为中心》。大野的论文将李白诗歌中所表现出来的思想分为“道家色彩”、“佛教色彩”、“儒家色彩”三类。作者在对三类思想分别加以比较、探讨的基础上,得出李白思想的基本倾向仍然是儒家思想的结论。松浦的论文把重点放在儒、佛、道三种思想之间的相互关系上,最后举例说明李白在同一首作品中,往往同时融入儒道、道佛等思想。总之,在李白的思想中,当站在自觉的理性的立场或进行说理时,儒家思想就占上风,当站在不自觉的感觉的立场或放纵自己的情感时,道家思想就占上风,这就是这篇论文所得出的结论。

有关李白其他的思想、创作态度方面的论文有:

小松忠志《李白的自然观》(《长野县短期大学纪要》3期,1951年),片冈正雄《李白的庶民性格》(《岩手大学学艺学部研究会报》9期,1955年),小松忠志《关于李白的求仙》(《长野县短期大学纪要》20期,1965年),铃木修次《李白诗歌的奇想性》(后来收入的《唐代诗人论》,最初发表在《汉文教室》77期,1966年),小松忠志《关于李白的讽谏诗》(《长野县短期大学纪要》24期,1970年),吹野安《李白与仕宦》(《国学院杂志》74期,1973年)及《李白小论——对隐遁志向的争论》(《东洋文化》35期,1974年),平野显照《李白与佛教》(《文艺论丛》1975年,1976年)。另外,有关李白生平研究①及《古风五十九首》研究的论文中也涉及许多李白思想及创作态度的问题。

丙、李白诗歌的题材和体式研究

日本也非常盛行对李白诗歌的题材和体式的研究。其中,李白诗歌题材的研究大致可以从以下四类来进行评述:

赠别诗:先介绍一下武部利男的一组论文:《猎友人一关于李白的“赠”诗》、《遥寄友人一关于李白的“寄”诗》、《别友人一关于李白的“别”诗》(皆收入前文提到的《李白的梦》,最初发表在《福井大学教育学部纪要》24-26期,1975年一1977年)。这三篇论文的共同特点是:第一统计资料丰富,第二根据诗型、创作年代、创作地点进行分类与分析。作者着重强调的是李白重视友情的思想及“赠”、“寄”、“别”诗内容的多样性。其次应该介绍的是松浦友久的《李白的离别歌一送别·留别考》(收入前文提到的《李白研究》,最初发表在《中国古典研究》14期,1966年)。这篇论文从对离别诗的基本特征的考察出发,力图弄清李白的离别诗为什么拥有如此众多的佳作这一问题。作者认为,在离别诗中,空间的距离感(怀古、哀伤诗缺少这一点)、时间的距离感(赠诗缺少这一点)、心理的距离感这样三点成为离别诗重要的构成因素。另外,距离正在发生变化的感觉(寄诗缺少这一点)也是不可缺少的。正因为离别诗具有的这种距离感和流动感,与以形象的飞跃为基调的李白的诗歌风格相一致、相呼应,所以李白的离别诗数量很多,而且创作出众多脍炙人口的佳作。

咏怀诗:已经发表的论文有辛岛绕的《咏史诗一围绕胡曾、杜牧、王象、李白、刘禹锡的诗作》(《学苑》13期,1951年),大野实之助《李白诗歌的源流》(收入前文提到的《李太白研究》)中的《李白诗歌的历史》、《追怀古都》等。

山水诗:已发表的论文有武部利男的《李白与山》(《Viking》32.33期,1951年)及《李白与水》(《Viking》35期,1951年),大野实之助的《李白与山岳》等。

闺情诗:可以看到的论文有氏桥一的《李白的诗歌中所展现的女性形象》(《大华艺文》1期,1947年),松浦友久的《李白家室考——以伯禽的家系为中心》等。

关于李白诗歌体式的研究,日本常把李白的诗歌风格通过诗体及诗型等的样式分别加以研究。即在中国古典诗歌中存在着古体、律诗、绝句、乐府、歌行体等各种样式,通过这些样式之间的相互比较来考察李白诗歌风格特征。

首先,对李白的歌行体诗进行研究的论文

主要有松原朗的《盛唐时期歌行的发展——以李白的第一人称的歌行为中心》(《中国诗文论丛》3期,1984年)。这篇论文是作为作者的主要研究课题之一的歌行体诗史研究的重要一环而发表的,对李白是怎样吸收盛唐时期流行的采用第一人称手法的歌行体诗(与典型的传统乐府诗采用第三人称的手法有明显的不同)并使之作品化这一点进行了深入的探讨。从把乐府体与歌行体明确地区分开来这一点看,可以说是一篇极有价值的论文。古体与今体,绝句与律诗等,主要从诗型方面明确地把李白诗歌的特色概括出来的论文有大野实之助的《从表现形式看李白的诗歌》(收入前文提到的《李太白研究》),松浦友久《李白诗歌的内在心象与样式——以李绝杜律论为中心》(收入前文提到的《李白研究》,最初发表在《中国古典研究》15期,1967年)及《李白的绝句》(收入前文提到的《李白研究》,最初发表在《高校通讯》63期,1968年)等。大野及松浦的论文都提供了大量的有关李白诗歌诗型方面的统计资料,有极高的资料价值。在大野的论文中,对李白的绝句、古体诗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作为最能表达李白思想、精神的诗型,特别强调了古体诗的重要性。松浦的论文从弄清绝句与律诗的本质差异出发,认为在绝句与律诗中,存在着以下三点对立的因素:单一性与对偶性;偏在性与整合性;对他性与完结性。李白的绝句之所以被称为“神品”,就是因为李白在他的绝句中有效地使其单一性、偏在性、对他性这一绝句固有的特性复活了。

其次,有关李白乐府诗的研究论文

主要有以下四篇:岛田久美子《关于李白的乐府诗》(《中国文学报》9期,1958年),大野实之助《李白的〈东武吟)一在乐府演变中的位置》(收入前文提到的《李太白研究》,最早发表在《中国古典研究》13期,1965年)及《李白的乐府》(收入前文提到的《李太白研究》,最早发表在《无限》22期,1969年),松浦友久《李白乐府论考——围绕表现机能的实现》(收入前文提到的《李白研究》,最早发表在《中国古典研究》16期,1969年)。在岛田的论文中,李白的乐府诗的特色被归纳为:叙事性有了很大发展;场面造型的运用更加自如;想象力丰富;富于乐观精神。大野的论文在丰富的统计结果的基础上,从表现形式、思想内容两个方面对李白的乐府进行深入的探讨。著者把李白的乐府看做是“重视乐府传统,并将《诗经》的比兴、讽谏精神融入盛唐时期诗歌创作中去,所取得的最出色的实践”。松浦的论文首先从阐释唐代乐府诗的一般的表现机能立论,然后将其表现机能归纳为:对乐曲的联想;情感的古典化、客体化;表现意图的未完结提示。并指出李白使唐代的乐府诗趋于成熟并最终定型下来。

再次,在日本对李白《古风五十九首》的研究也很重视

主要论文有丰田攘《唐诗研究》(养德社,1948年)中的《陈子昂与李白》,大野实之助《李白的古风五十九首》(《中国文学研究》,1953年),铃木修次《关于李白诗歌渊源的考察》(收入前文提到的《唐代诗人论》,最初发表在《汉文学会会报》22期。1963年),松浦友久《李白的思考形态(上)——以《古风五十九首〉为中心》(《中国古典研究》17期,1970年),寺尾刚《关于李白《古风五十九首)中讽喻的表现形态——以比喻为中心》(《中国诗文论丛》7期,1988年)等。丰田的论文主要是将李白的《古风五十九首》与陈子昂的《感遇三十八首》进行比较,大野及松浦的论文的重点则是探讨李白的古风中所表现出来的作者的思想感情。铃木的论文着眼于各种版本间语句的异同,并对李白诗歌的吟诵特点进行了考察。寺尾的论文则多着眼于古风中的比喻,着重想弄清李白的古风在思想方面及形式方面所具有的重层结构之关系。

丁、李白研究的论文专集

据寺尾刚先生的统计,在日本已有三位有代表性的李白研究专家的论文集以单行本的形式出版了,分别是:

大野实之助《李太白研究》(修订增补本,有明书房,1971年)

松浦友久《李白研究》(三省堂,1976年)

武部利男的《李白的梦》(筑摩书房,1982年)

其中,大野实之助的《李太白研究》问世之前,在日本的李白研究史上,还不曾有过从多侧面地综合地捕捉李白这一诗人的整体形象的学术专著,从这一点来看,这部著作可以说是有划时代意义的。这是一部有一千多页的巨著,它全面而系统地收罗了从事李白研究的必不可少的基本资料。松浦友久的《李白研究》在大野实之助的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更前进了一步,可以说是重大的突破。书中的每一篇论文都极为细密明晰,翔实可靠。另外从方法论的角度看,全书始终贯穿着“从作品本身入手进行评论”的原则,这可以说是一种崭新的研究方法。关于这部书郁贤皓《松浦友久李白研究述评》已收入《中日李白研究论文集》及《唐代文学论丛》第九期,皆有详细的介绍。武部利男的《李白的梦》,是一部带有随笔性质的著作,他所提出的有关李白诗歌的一些问题却有很大的启发性,尤其是书中关于诗的“赠”、“寄”、“别”的论文,较详细地报告了调查统计的结果,有一定的资料借鉴意义。

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